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单列“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


昨日发布的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将“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单列为一项重要内容。

“金融服务不足和农村金融的信用缺失,是乡村振兴中解决投融资问题的瓶颈。此次中央一号文件针对乡村振兴的金融服务供给不足这一‘卡脖子’问题,提出了金融政策支持、信用解决、风险市场化分担和补偿等关键性措施和意见,是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的重要举措。”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将“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单独列出来,凸显出中央以解决金融供给不足、力求以适合乡村特点和需求的金融服务助力乡村振兴。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单独列出,是突出现代金融业在产业和区域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是要把金融功能真正延伸到乡村,把乡村纳入金融业的主流目标客户群体中。

具体来看,在“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方面,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对机构法人在县域、业务在县域、资金主要用于乡村振兴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加大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力度,实施更加优惠的存款准备金政策。支持各类金融机构探索农业农村基础设施中长期信贷模式。加快农村信用社改革,完善省(自治区)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治理机制,稳妥化解风险。完善乡村振兴金融服务统计制度,开展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深入开展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发展农户信用贷款。加强农村金融知识普及教育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积极发展农业保险和再保险。优化完善“保险+期货”模式。强化涉农信贷风险市场化分担和补偿,发挥好农业信贷担保作用。

陶金表示,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在激励机制、信用体系建设等方面承接了往年的政策方向。而且,在更注重从体制机制上激励金融机构支持乡村振兴的同时,还针对性地强调了对农村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尤其是对农村金融知识教育、统计工作上的强调是前所未见的。

“此次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主要从金融供给和金融基础设施两大方面来实现。”陶金分析称,首先,通过加大对金融机构的激励,并强调建立长效的激励机制,有助于在微观主体层面建立更可持续的农村金融业务发展模式。其次,当前农村产业和区域经济都具有相比城市更快的增速,背后是更高的投资回报率,因此金融资源有动力更好地为乡村服务,但信用体系、金融教育、消费权益保护等金融基础设施的落后是金融资源进入乡村的梗阻。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对这些方面的改革举措,有助于从长期和根本上消解这些障碍,让金融资源不断地、自主地进入乡村部门。